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嫦娥奔月 > 我伏在床上放声地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地哭过。我像突然被抛进一个荒凉的世界里那样,恐慌、悲哀又气愤。我恨不得把什么都撕碎,连自己! 但一些人心中不免也存点疑问 正文

我伏在床上放声地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地哭过。我像突然被抛进一个荒凉的世界里那样,恐慌、悲哀又气愤。我恨不得把什么都撕碎,连自己! 但一些人心中不免也存点疑问

来源:腐皮虾包网 编辑:网络布线 时间:2019-09-23 08:12

  1955年12月底,我伏在床上我从来没文艺界召集全体党员大会,我伏在床上我从来没传达中央批发的作协党组呈送的“关于丁玲、陈企霞进行反党小集团活动及对他们处理意见的报告”。将丁玲、陈企霞的问题定性为反党,并且还结合为“小集团”来反党,令人震惊,但一些人心中不免也存点疑问。例如作协领导人关于他们“反党”的讲话中有一条是说丁玲在文讲所违反党的原则,提倡骄傲,鼓吹“一本书主义”,腐蚀、拉拢学员,扩大反党小集团的势力……什么叫“一本书主义”?这是很难界定得清楚的,难道鼓励学员们写出一本有分量的好书来是错的吗?难道中国读者不需要好书吗?难道中国作家写出的好书很多了吗?难道中国一本书不写的空头“作家”很少了吗?尽管听众有疑问,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作协领导人宣布要追查1933年丁玲被捕后在南京的一段历史,还有陈企霞“可疑的”历史。中宣部长陆定一同志亲自到会讲话,要党员作家注意处理好个人和党的关系,以丁玲等人为戒。这份中央批发的文件随即向全国宣传、文艺部门传达。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放声地哭张宗植仍在民生公司工作。经卢作孚、放声地哭魏文翰两先生安排,他有机会赴刚刚结束二战的欧美实地考察,并在那儿深造,工作。日军投降盟军后,联合国为处理战后问题召开有关国际海事会议,魏文翰作为出席此次会议的中国首席代表,他推荐张宗植为代表团秘书兼顾问,与他一同前往参加会议。他们自重庆乘飞机赴法国巴黎,然后乘美军安排的专机先去德国(他们是战后最先进入德国的两个中国人),再从德国转机去开会地点,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会议结束,文翰先生带着宗植顺游了瑞典京城斯德哥尔摩和挪威京城奥斯陆,乘轮船横渡北海抵英国海岸,转火车赴伦敦。文翰先生将宗植留下,在伦敦和利物浦等地考察英国保险业及造船业,并在几家着名保险公司实习。此外,张宗植还受广大华行委托,调查英国钢铁市场。在英国将近两年,接触工商界,体验英国人生活风习,也吟咏着英国诗歌、文学,这大大丰富了业余作家和未来企业家张宗植的见闻、阅历。这期间,魏文翰先生于1946年5月召他自英伦去美国,参加国际劳工局主持的第二次海事会议。这次会议地点是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他们自首都华盛顿乘美国政府安排的此次会议人员专列,横穿美国大陆。沿途领略了美国名胜,如盐湖,黄石公园的特异风光,准时抵达西雅图。1947年5月,这么伤心地张宗植作为民生公司在美国纽约设立的分公司成员,这么伤心地回到纽约。这时广大华行也已在纽约设立了分公司。8月,忽接他在广大华行老相识舒自清电话,说卢绪章已与卢作孚先生谈妥,要由“广大”派他去日本。张宗植遂于9月去东京,从此,他就长驻日本了。

  我伏在床上放声地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地哭过。我像突然被抛进一个荒凉的世界里那样,恐慌、悲哀又气愤。我恨不得把什么都撕碎,连自己!

1949年冬天湖南的解放,哭过我像突恐慌悲哀又给这两个生活陷于绝境的少年带来全新的希望。不到15岁的哥哥考进湖南人民革命大学,哭过我像突恐慌悲哀又其后被选送北京空军学校深造。13岁的朝垠在父亲的支撑、亲友接济下,得以继续初中的学业。但到1952年初中毕业,家庭经济状况已不允许他升学。这个加入了共青团的单纯少年人将他对明天的向往直接寄托在他无比热爱的人民大救星毛主席身上,他给北京中南海中共中央毛主席写信,诉说他的困难和求学的渴望。果然不久县文教局即收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批复函件。班主任找到朝垠对他说,往后你就放心上学好了,经济困难国家帮你解决。从此,这个优等生上高中、念大学都享受国家优厚的助学金待遇。在大学里因品行优良,他还一度被选为“肃反”的专职干部,帮助甄别案情的真假,受到特殊信任。1959年王朝垠大学毕业,一个灿烂的秋日,他和他的几位同学们,其中有他最要好的同窗好友邓兴器(现任中国文联副秘书长)、何启治(现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兼《当代》副主编),从武汉珞珈山来到久已神往的首都北京。他们放下行李,马不停蹄地直奔天安门广场。我好像看见年轻的23岁的瘦高个儿的王朝垠精神抖擞地冲在最前边,他欢呼、跳跃,他觉得自己离敬爱的毛主席这样近了,毛主席仿佛就在红墙那边向他这个来自穷乡僻壤的小同乡,微笑地招手。他多么自豪啊,因为从今往后便在北京———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这群青年男女立即集合在天安门前合影留念,照片上鲜明地写着“走向生活,1959年9月2日天安门”几个字。照片一直被朝垠珍存着,放在书房写字台玻璃板下最引人注目的位置。1950年初,然被抛进我进入一所文艺学院创作室学习,然被抛进我们的室主任便是副院长、小说家俞林兼任。那时,我在的城市刚解放不久,我们这批青年文学爱好者,对来自解放区的作家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我没有见过俞林,但读过新华书店出版的他的单行本小说《老赵下乡》。从这本小说看出他对北方农村生活非常熟悉,群众语言运用得滚瓜烂熟,想像中,他大约是位像赵树理那样的乡土气味十足的“土”作家了。一天辅导员带来一位方头大脸、戴深度近视眼镜、温文儒雅的30岁上下的人给我们介绍,原来他就是俞林。我大吃一惊,其他的同学也吃惊不小,这与我们猜想的太不一样了。1952年底,个荒凉的世秦兆阳离开《人民文学》,个荒凉的世请创作假,下到他熟悉的华北农村去体验生活。很快他写出了一篇篇精美的农村新生活画卷,总题为《农村散记》,发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上,一时成为文艺界谈论的热门作品。正当他开始经营一部长篇小说时,反胡风运动开始,《文艺报》改组,他被调去《文艺报》担任常务编委。一年以后,这位能创作又常写理论文章的人,受到主持作家协会常务、被称为“少壮派”的党组副书记刘白羽的青睐,刘白羽满心希望作协和它下属的刊物能出现活跃的新面貌。1955年12月,秦兆阳受命重返《人民文学》,任副主编,主持该刊编政。《人民文学》杂志的面貌很快发生了变化。秦兆阳以自己的编辑思想,统一全编辑部的思想。他在编辑部内宣布,要将《人民文学》办成像俄国19世纪《现代人》那样有影响的第一流刊物,要有自己的理论主张,要不断推出新人新作。他在刊物上设立了“创作谈”等新栏目,刊出一些作者研究着名作家创作特性的“作家论”,这在全国是首次;他亲自撰写编后记,阐明自己的主张。他身体力行,亲自看稿、选稿、编稿、改稿,接待作者。在他主持编刊期间,《人民文学》佳作迭出、新人不断涌现(包括写理论文章的新人,如写红楼梦人物论的蒋和森,写作家论的曾华鹏、范伯群等人),《人民文学》的版面明显加强了党组领导人所期望的群众性、战斗性,刊物的发行份数一年内由十余万份跃至近二十万份。秦兆阳也被吸收进作协党组,成为新成员。历史地看,秦兆阳主持编务的1956—1957年,是《人民文学》最好的时期之一,这也是读者公认的。后来说秦兆阳在文学编辑工作上的创造性思维和实践,是“抗拒党的批评和监督”,“企图使《人民文学》完全脱离党的领导”,“引向了修正主义的邪路”,是既不符合事实,也经不住历史的检验的。

  我伏在床上放声地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地哭过。我像突然被抛进一个荒凉的世界里那样,恐慌、悲哀又气愤。我恨不得把什么都撕碎,连自己!

1952年底,界里那样,己我工作调动,界里那样,己离开了武汉。数年后,明川有事北上,兄弟俩促膝谈心,我方才知道,在我们别后几年,明川的境遇并不顺利,频繁的一个接一个的运动,难免烧到他头上,他的候补党员资格被取消(二十多年后,他的心愿再次实现);业务上仍然用他,但只作为普通编辑使用。1952年有一批作家去工厂、气愤我恨农村。但真正在那儿长期住下来,气愤我恨一边参加当地的社会工作,一边写作,持久努力,惨淡经营,为人民奉献了有影响佳作的,柳青是突出的一位。

  我伏在床上放声地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地哭过。我像突然被抛进一个荒凉的世界里那样,恐慌、悲哀又气愤。我恨不得把什么都撕碎,连自己!

1953年1月5日,得把什么都我从武汉来到北京东总布胡同22号全国文协报到,得把什么都被分到《人民文学》编辑部工作。《人民文学》负责人、一个瘦小个儿、戴近视眼镜的中年人找我谈话,他就是文学评论家萧殷。

1953年7月,撕碎,连自《人民文学》改组领导,撕碎,连自老资格的文学理论家、作协新任党组书记邵荃麟兼任主编,作家严文井任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葛洛任编辑部副主任,胡风被吸收参加了编委会。我伏在床上我从来没(载《文艺报》)

放声地哭(载《文艺报》1999年4月第31期)这么伤心地(载《西南军事文学》1999年)

哭过我像突恐慌悲哀又(载《新文学史料》2004年第1期)然被抛进(载《新文学史料》2004年第4期)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655s , 7383.1718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我伏在床上放声地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地哭过。我像突然被抛进一个荒凉的世界里那样,恐慌、悲哀又气愤。我恨不得把什么都撕碎,连自己! 但一些人心中不免也存点疑问,腐皮虾包网?? sitemap

Top